夏日沈沦

白银写手

亚索跟泰隆都玩了近千场,前者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中单,但是玩到现在还是掌握不好,后者是我第二个喜欢的中单,现在已经成为熟练度最高的英雄。等于说一个是我白月光一个是我本命,所以我一直恰all亚索,但恰泰隆攻跟这个有关系么,另外也热爱玩小凯隐,劫凯劫毫无疑问的。
劫哥,劫哥太难了啊!

第七季的俩人颜值到达一个成熟期巅峰

“因为你的脸上写着‘来毁掉我吧或者来塑造我吧’的那种表情。”

是一具空壳吗?是的

delicate【虎锅】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若不是你我怎么走过籍籍无名

“我们锅哥今天制裁花生酱啊。”
吃着庆功宴,其他人都在愉快的交头接耳,他只默默对付自己面前垒的高高的盘子时,李元浩从桌对面给他递了个眼神。
他嘴里塞的满满的,支吾着应了一句,又低下头埋头苦吃。他在队里算能吃的了,仅次于严君泽。别看简自豪身材在那,其实他吃的少,队里数他,李元浩跟严君泽最能吃,严君泽是吃了长肉,李元浩是把吃的都消耗在锻炼上变成一块一块肌肉了。
打住。想象自己队友的胸肌什么的怎么也太gay了。倒也不是说羡慕什么的。
虽说现在gay已经成了他们队对外的宣传主题,不过他可不想就这么随大流。
但是,有些不对劲。比方说,李元浩。
就像他刚才对自己递的那个眼神。瘦子想了想,打了个寒颤。
他没注意到,刚才那个gay逼,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自己旁边。他想,这桌子够大的啊。四下逡巡一番,没人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
李元浩递给他一只剥好的虾。
他低头盯着那泛红鲜嫩的虾肉,又看了看自己泛油的两手(虽然是套着塑料手套的),不用多加犹豫,他低头从李元浩手上叼走了那块虾。
不对劲,很不对劲。

他听见了一声低笑。想都不用想是谁发出的。

“我刚刚看到一个评论,说你在下路那里开大是为了保我,把自己闪现都打出来了,是不是真的?”
“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搞个cp什么的?宣传的时候也好用。”
他艰难地咀嚼着嘴里的饭菜,仔细地思索着该怎么回答。
终于咽下去了。
“李元浩,别”他终于抬起头来直视着坐着也比他高一点的男人,“你想都别想。”顺便给了个警告的眼神。

说真的今天他们俩的发挥都不错,虽然这种配合打了这么久已经不稀奇了,不说别的,小规模团战二打二,lpl里他自问不虚任何一名打野。再次吊锤了kz让赛区小组第一出线当然是很开心的,心情好,也懒得跟李元浩计较。

“那时候开大当然是为了留人跟耗血,保你的话也太亏了吧。”
“哇,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嘛。”
旁边传来他嘻嘻的笑声。
粉丝的恶搞图,李元浩版的紫薇依偎在他版的尔康怀里,“你不要再离开我了”,钢铁直男的称号,永远不会被gay,这些都不是真的。这些他都无所谓,一笑置之。
因为他跟李元浩永远都不可能变成那种关系。
最近几年他开始频频不断地被官方和李元浩并排提起。
RNG的中野联动,RNG的传统。
其实这些是mata留下来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他想说比赛真的不像生活,他在赛场上可以保护他发育帮他反蹲拿命护他周全,可在生活中他没法像比赛里那样,给他自己的一腔热忱,他们的关系甚至不亲密,普通中的普通朋友。

他不知道他的那点心思在15,16年是否真的被mata这个洞若观火的人看了个透彻,虽然他离开的时候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连个拥抱都没给。他有时候想那个来自遥远异邦的外援的离开,是否真的给他,或者说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不是好的意义上的。
成长太难了。但他还是成长了,而且看的更清楚。他后来会想自己其实懂了那时候mata没有说出口的话,但当时的他,他们还太年轻。

而当他终于开始站的住脚,终于让自己不是昙花一现,终于拥有了那时候没有的东西,而这些一直是和他一起。
他觉得,自己也该满足了。当初打职业的目标实现了,也被人走进过心里,也一直站在了那个人身边。
可他还是觉得空虚。

官方拍宣传片,化妆室里一人一面镜子。化妆师仔细地给他们每个人打着粉底,遮掉那些熬夜的训练赛留下的黑眼圈和粉刺。他不知道为什么教练跟经理总喜欢让他俩拍宣传片,简自豪是那种不喜欢搞这些东西的人,比起这个他宁愿去多打几盘训练赛,而他有选择权。而宣传片是总要拍的,就算你不擅长这个。和其他的那些一样,这只是附加的,无关紧要而必要。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说着台本上的骚话,还不得不忍着李元浩那些让他尴尬得想笑的梗。然而抱着臂站在他身边,跟他背挨着背一起看向镜头的那些时刻,无一不让他的心像是被谁攥着般疼痛。聚光灯底下,好像就能这么到永远。

他们已经一起淋过金色的雨,一起分享过很多次那奖杯的重量,他想,是不是真的缺一个s赛的奖杯才能填补那心里的空洞?

当李元浩终于皱着眉看着他时,他在他吐出那句“我就是开个玩笑”之前,深吸一口气,把那双塑料手套扒了下来。

“吃饱了,出去吹吹风。”
他们绕道餐厅后面的停车场,找了个隐蔽的角落。
没有风,也没有人说话,他们在黑暗里分享彼此的沉默。
他们很多年里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他们私下交流很少,关系并不亲密,却彼此相依,在黑暗中默默煎熬,就像是我一回头,就知道你在那里,你总会在那里。

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年,不知不觉就有了聚光灯和山呼海啸的呐喊。

李元浩转头看他,夜色里,他的目光灼灼发亮。
而他不得不在不规则的心跳里低下头跟自己的指关节做斗争。
李元浩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这就像饮鸩止渴。一旦你尝过这种滋味,你就不会想要停下来。”
我们曾沉默太久,而如今嘶吼。

“我想要更多的冠军,更多的胜利。这条路我们走了很久了,但我觉得我们还能一直这么走下去。有一天我会向mata证明他错了,我希望你跟我一起。”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这些句子像是在心里徘徊了太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宣泄出口,正一字一句敲在他心上。
他凝视他的侧脸,而他凝视这夜里某一个角落,他脸上的那种情绪感染了他。
他的心脏突然如同擂鼓般剧烈搏动起来,任由那一把脆弱的温情突然疯长。

好。
于是他说好,他说我跟你一起,我们会一起。

而他说我知道。

这一次李元浩没有看他,他眼里可能已经看到了漫长而终有终点的征途,看到了远方的星辰大海,他没有看他,只是对着虚空中的某处,说我知道。
而他不去想眼眶的湿润是为何。

佐伊蹦蹦跳跳地经过魔腾的身边,跟着我,她说,和我一起。魔腾瞥了她一眼,他向来是个独行侠,对除了自己在意的其他什么都懒得看上一眼,而星灵身上的某些东西,让他停下了脚步。那欢快的步伐和她嘴里哼着的小调,好吧,他说。

我们终将无坚不摧。

end.

大滴大滴的泪水从那双翠绿的惊人的眸子里滑落出来,那一刻他的心里没有恨意,滔天的后悔淹没了他。
是我让Sam变成这样的,是我同意了他的离开。如果我能看着他,如果他一直呆在我眼皮底下,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这样,因为绝望和一无所有而投向魔鬼的怀抱。
他无法避免的事实,Sam,属于他的,那个有着明亮又悲伤笑容的弟弟,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路西法意有所指的控诉让他战栗。
如果他接纳了他,如果他没有推开他。如果他信任他。
而一切为时晚矣。
白西装的恶魔带着怜悯和不加掩饰的炫耀离开了,他刚刚带走了Dean的一切。而年长的温彻斯特仿佛已被抽掉了浑身的力气,膝盖一软,跪倒在花园的泥土上。
野玫瑰在电闪雷鸣和紧随而来的暴雨中颤抖着,无声悲恸。

s11e14这里路西卡的这句话让我彻底ship上samifer好吧,s13e21里面路大把被食尸鬼啃死的米复活之后蹲他旁边看着他醒过来那段,简直让我眼泪掉下来😢虽然路大做什么事都有目的本身也够嗜血残忍但是对米比对其他人好太多了

又到了我最喜欢的路x米时间!s5e3路西法和米的第一次见面,这深情的眼神啧啧。
“因为舍你其谁呢,Sam.”